中博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中博娱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23:15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我们建立的都是增量黄金的市场,你现在来卖多少黄金我给你交易,但老百姓手上存金高度分散而且巨大,现存黄金市场功能不适应存量黄金的流动性要求,所以我提出一个新的市场形态,就是创办国家级的黄金银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说我提出的黄金市场第三次分层,推进国家黄金银行,那么可以预见,我们现有的三大黄金市场,就是上海黄金交易所,上海期货交易所,以及商业银行柜台交易,都会给出一定的阻力,因为可能会分流他们的市场,而我的建议是从国家立场上出发的,但是如果能够把中国黄金市场整个盘子做大,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吸引的资金提高,那对现的黄金市场、商业机构也是有好处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,美国把美元的价值支撑,建立在黄金之上,1968年他搞(布雷顿森林体系)脱钩,实际上美国一开始没有对全世界明说,美元稳定的基础在哪,他告诉全世界一堆听起来很在理的理论,(比如使用美元的习惯,国际支付的惯性等等),实际上他是忽悠你。实际上他就是跟石油绑在一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们如果能够把黄金交易完全市场化的形态,导向类似中国成立国家黄金银行的这种形态,那么不论从战略目标来说还是加强监管的要求来说,都能够顺畅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作为一个商业机构来说,它的规模发展一定是第一位的,因为这决定了它生存的市场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山恩:你谈到人民币国际化这个问题,我们必须要明白,现在的现实情况是,中美关系发生了剧变,中美关系由尼克松访华开始的这一段30年的伙伴关系,到现在特朗普当局把我们定位为竞争对手、敌人,这是个最大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推动力就是美元霸权,或者说西方金融霸权,是民族振兴征途上对美元霸权挑战的应对之策。黄金,因其特殊的商品、金融双重属性,以及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,而成了人民币国际化的支撑,黄金市场成为世界金融战略博弈的一个必争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怎么实现这种目的呢?就是以金融创新为名,推进黄金交易标的的虚拟化,也就是说你在黄金市场里交易的,不是真实的黄金,而是衍生品,衍生品本质上就是美元。这种交易是不需要实物交割的。这样的一个逻辑关系,我们很少有研究者认真把它点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我就追溯,干预经济,是中国共产党特有的,还是国际上通用的现象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在1971年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以后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也开始推进黄金非货币化,黄金不再是美元直接的发行基础,因而美元获得了自由的发行权,这成为美元滥发之源,但美元的价值支撑还需要黄金,所以美国并没有抛弃黄金,而是给美元买了一份黄金保险,以应对美元可能会出现的崩盘,美国仍然保留8134吨黄金储备。